秦栾是傻子。

关于

风露立中宵。追凌

雨不见停,金凌也只得耐着性子靠在茅庐下,蹙眉望着叆叇天宇,除了淅沥雨声,周遭阒然得近乎压抑,他柱起下颔眉目稍敛,实在不觉有什么好消遣的,便暗自腹诽起这无端天气,秋老虎将至,也不见得清爽几分。

步履踏过泥泞土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略显迟疑蹒跚,金凌暗自思忖莫不是刚刚那群走尸,又有什么漏网之鱼跟过来。抬腕当即摁在刀柄虎口抵住刀鞘,岁华稍稍拔出一截闪着朦胧雨色。

来了。他神色当下一凝,时刻想着鞋尖用力执剑一点给它致命一击——当从雨幕隐隐露出半截染着泥斑的衣襟时,他也的确这么行动了,剑锋几乎不沾雨的掠过层薄雾,锋芒顺势切碎半片残叶。没有预想里利刃穿体的触感,剑被隔开,金凌踏上茅庐的一截树桩接了个力...

安山伯和雷英台(不是。
图自好姬友kila♡
我也不太清楚她的手机到底是什么垃圾像素👏

龙族私设 铂金组gl

任务通知单是导师递来的,娜塔莉终于有理由把自己从瑟莉茜雅漫无边际的书海中拯救出来,捧着一沓厚重的牛皮书跨过庭院,黑色百褶裙服服帖帖依靠着小腿,新生入学的阵势不想见识,整理书堆系上卡其色外套最后的领扣。

琼斯嚣张的踩上矮墙,挂着一如既往的夸张笑容,提声嘲讽搭档的姗姗来迟。她习惯装模作样的捻着腔调轻佻又油滑的说些荒谬的话,或是眨着眼睛嚼着一块薄荷口香糖和娜塔莉说话,美国人一向如此。

“——瞧瞧,这不是鼎鼎有名的娜塔莉小姐,果然是个美人儿。”

心高气傲的东欧小姐受不了她一向轻浮的做派与嘲弄的语气,不太巧,这次的任务搭档就是这位高调的美国小姐,并非一次愉快的旅行,过程也相当艰难。顾及利益,她只得...

生死由命。凤凰火x八百比丘尼(无差)

*八百视角,私设有ooc有。
予我最爱的凤凰。

一夜苍茫,我料青山妖娆如你,娟然若拭。她却是不肯与我相见,敛眸越声一应,半响流转来嗤嗤低笑,与她眉目风华相衬,煞是撩人。

我尚且挂着笑,启唇念一句:“叨扰啦。既来了,又为何不出呀。”三分慵倦七分调侃,好不容易拢了长袖衣袍挽去额角发梢,抬腕执盏遥遥一对,只好这般似能找回半分颜面。

定是她生而倨傲,苍海漠雪衬不过凤凰指尖一点朱砂。嗬,这凤凰呀,美人嗤笑都不禁带这娇嗔意味,羽翼轻展睥睨自傲,她恐要用这一身烈焰、燃尽这漫山苍翠与白皑。

“夜色尚好,这烈酒我不尝也醉。”

她转腕,不甚莺歌燕语,喉间沙哑已有微醺醉意,珠玉落盘,启朱唇发皓齿,最终归于寂...

我即恶鬼。

*私设有,ooc有,夜叉视角。半死不活,词文堆彻狗屁不通…………别和我轴词藻问题了,我错了😢
本意就,装个逼,别打我,谢谢诸位大佬(……

        明珠埋坟茔,春草焦灼映四方之路,我自火光而来,衣衫拖沓,离徒相逢苍茫无际。樱木枝头已无余花,血染寒烟满目苍痍。

        酒酣歌罢玉樽空,青缸暗明灭,烈火熊熊,三千孤魂哀愁。无言孑孓独塔苍茫之地,风紧天墨,嗤声以对凭白恶意,一戢点地,狂肆如此。

    ...

我即恶鬼。夜叉。

恬不知耻,没有文力没有脑洞,发点个人理解吧(……
纯游戏向,在我看来夜叉足够狂妄足够自傲,可惜我没抽到他,呜呜,声音苏我一脸。他的传记有点,小孩子性格,“……什么啊,这样就死掉了,人类真是无趣”,冷冰冰的人啊什么的我主动对号入座成青坊主,这个拉郎配多可爱啊是不是,努力辩解(。性格恶劣,狂妄自傲,高姿睥睨,肆意妄为,狂衍好战……跟给里给气啊骚里骚气啊真的不沾边,也许恶鬼会有点那啥吧,但真的不是浪荡这种东西,就算是调戏青坊主(……也应该带点恶趣味的那种。
自认为,自认为(……

[青夜青]佛不渡你。

*短篇,夜叉视角,词文堆彻,狗屁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 妖僧。

        他隐去一身浮沉,铅华不可弃,莫是藁砧归,只余蓑帽僧衣掩去妖纹,行于浮沉乱世,不苟言笑,廖无声息,始终矜持的做派叫人嘲弄,哈,那副虚伪的样子做给谁看——他已然堕成妖身。

        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——青坊主,你犯不着处处与本大爷争锋相对。”

     ...

© 秦木秦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